国博吹起新疆风

  

  唐代彩绘驼夫俑

  一幅唐代彩绘宓羲女娲绢画,左为发束高髻的女娲,右手执规,右为头戴网帻的宓羲,左手执带墨斗的矩尺,二人上身相拥,两尾相交,画面四方绘有日月星辰。这幅具有华夏文明特征的绢画,出土于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曾在《国家瑰宝》第二季中露脸。有意思的是,画中的宓羲女娲皆为胡人面相,华夏和西域文明的交融,在这幅画上表现得酣畅淋漓。

  近来,由我国国家博物馆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一起举行的“万里同风——新疆文物精品展”在国博开幕。展览聚集从先秦至宋元时期的191件(套)精品文物,包含陶器、金属器、纺织品、木器、纸制品、佛造像、玻璃器等。经过一件件有故事的文物,反映新疆区域绚烂的前史文明,实证新疆自古以来就与内地文明相通、命运相连。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馆善于志勇介绍,此次展览出现了新疆近年考古发现和文物修正的部分效果,展品中有国家一级文物近40件(套),有的文物是初次走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展览由“丝路雏形”“丝路篇章”“丝路梵音”三部分组成。榜首部分叙述了早在先秦时期,华夏与西域就有着紧密联系,丝绸之路就已初具雏形。“这件哈密出土的双耳彩陶罐,距今有3800年—3600年的前史,它的纹饰风格显着遭到甘肃区域彩陶文明的影响。而这件西周时期的红铜镰刀,标明其时新疆已存在相当程度的农业生产,它是黄河流域粟作农业技术向西传达的印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社会教育部主任何小雪对记者说。

  “丝路篇章”展出的汉唐时期的书籍文书、官府印信等,显现了自西汉以来中央政府就对西域区域进行有用的统辖。设官建制、屯垦戍边等政令的施行,促进了西域各地的安稳和开展,保证了丝绸之路的疏通,有力推动了东西方文明的沟通与交融。尼雅墓地出土的“延年益寿大宜后代”锦鸡鸣枕,是由来自华夏的织锦制成。它的主人是东汉时期西域鄯善国的贵族。何小雪介绍说,汉晋唐时期西域盛行陪葬鸡鸣枕,是遭到华夏汉族丧葬风俗的影响,人们认为雄鸡能在另一个国际叫醒逝者。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的墓主人日子图,生动再现了东晋时期吐鲁番居民的日子场景,画中人物服饰和家具皆与同期华夏风格类似。汉代龙纹金带扣、茧形壶、楼兰彩棺,南北朝“胡王”锦、化装砚,唐代绢衣彩绘木俑、佳人绢画、花式点心、学生誊写《论语》的习作……这些文物从多个视点展现了丝绸之路文明沟通的绚美篇章。

  第三部分首要展现新疆古代释教艺术精品。除了有佛经译著、彩塑菩萨头像等文物外,还运用多媒体手法复原了精巧的石窟岩画。

  此次展览是国博与当地文博组织一起举行精品文物展览的又一成功协作。展览免费敞开,为期两个月。

  

邹雅婷 文/图